金衛東董事長

抗生素替代之金衛東觀點

作者: 金衛東 來源: 發布時間: 2020-01-07 13:10:16 瀏覽: 12635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void(0)" id='fontSizeBig'>大號 中號 小號

——在遼寧飼料工業2019年會上的總結講話


已經是中午吃飯的時間了,我決定不講我原先準備的報告了,但這不影響大家得到它的內容,因為《企業風險管控》報告我有非常詳盡的文字版內容,我已經將文字版發給武長勝秘書長,大家可以通過微信得到,也許比我在這里講還更精準。如果大家同意的話,我想對今天上午發言專家的報告做一下總結和點評,也貢獻我的觀點。

我們這次年會請了這么多專業公司,教授和專家,大家分享的內容都集中在減少抗生素、替代抗生素這一主題上,這是大勢所趨,是壓力所在,也是我們必須面臨的挑戰。

抗生素、促生長劑在過去的幾十年里促進了中國肉蛋奶的生產,讓中國人均吃肉蛋奶的總和水平達到了世界前10,而中國的人均GDP排名是世界第79名左右,我們是個吃得多、吃得好的窮國,這是畜牧業專家、從業者、飼料生產者共同努力奮斗得到的結果。數量滿足是特別重要的,沒有數量就談不上質量,吃都吃不飽,哪還能挑食。我們吃得好才能身體好,中國人均壽命在過去20多年延長了5歲,人均壽命長5歲很難;我們的科學技術水平突飛猛進,論文數量已經連續5年是世界第1名了;我們每年發明專利數量占世界每年總量的26.9%,這也意味著中國已經是個智慧大國。另一方面,中國在各項體育賽事中早已不是東亞病夫了,奧運會我們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最差也不出前三名。

今天各位專家做的報告是對我們遼寧飼料工作者非常好的一次觀念提升,也提供了各自替代抗生素的嘗試探索。我既是一個企業家,也是一個知識分子,聽完你們講的忍不住地要提問,你們每個人講的我覺得都有提高和再改進的空間,假如是十年前的我,你們可能都很難講完就會被當場質疑,你們很可能就在這里鎩羽而歸。我首先給講課專家提三個建議。

第一個建議是加強醫學基礎知識學習。你們代表著公司、代表著你們的產品來做報告,難免會有傾向性,但是不能與科學的基本原理、原則違背。你們必須得加強基礎知識的學習。學習什么呢?我覺得你們可能大部分是學營養的,你們要想講代替抗生素這個話題就必須得學獸醫,得有醫學知識,沒有醫學知識講得就幼稚可笑。你們誰敢說懂免疫,頂多是一知半解的,我當年就是學習獸醫的好學生,可是當年免疫學只講點兒皮毛,大多數免疫理論都是假說,體液免疫尚有點概念,而細胞免疫基本上是支離破碎、沒有體系的,近年來我又在重新學習免疫。而學畜牧的、學動物科學的學生,獸醫的基本知識都不夠。你們不理解什么是炎癥、什么是過敏,其實炎癥與過敏也是免疫反應,過敏是變態免疫反應,變態反應起碼有四個類型,這些基本概念和基本原則都不懂的時候,你們只能給沒知識、沒文化的老板講,不能真正地推動行業替抗變革。

第二個建議就是各位要加強化學學習。作為講課專家,在自己所講內容的領域應該問不倒,隨便提問都能對答如流,作為動物營養專家你們應該學好化學?;瘜W不好講不了營養,營養不僅是蛋白質、碳水化合物和脂肪,也不限于氨基酸、維生素、脂肪酸、酶等等,它們之間都是有機聯系的,對其理解最終要到分子水平,而分子水平的理解需要借助化學,所以要搞營養,就要學好生物化學;要搞生物化學,應該學好有機化學;要想充分理解有機化學,應該學好普通化學;要想真正把所有化學學好,應該先學好物理;要想把物理學好,還要有數學基礎。數學是火,點燃了物理的燈;物理的燈照亮了化學的路;化學的路讓我們去認識萬事萬物。假如這些不懂,講的還只是些皮毛。當然你們講得都挺有意義,包括各種方法怎么來做,可是這些只能歸類在應用科學、應用領域。比較而言,今天上午呂繼蓉博士講得挺好,她很聰明,不講那些似是而非的問題,只講與替抗有關的原則,她每個原則講得都是對的,闡述得很透徹。呂博士講酸化劑是降低采食量的,為什么呢?酸是和痛苦感覺連在一起的,是由三叉神經感知的。那么三叉神經是哪三叉呢?誰能舉手告訴我,三叉是上頜支、下頜支、眼支,是哪一支提供的味覺感受呢?你們回去查一查?;瘜W之外,生理學是最好的理解生命的科學,你不懂生理,你的化學在與生命現象聯系的過程中還會有很大問題。

第三個建議是要邏輯清晰。除了自然科學知識以外,邏輯非常重要。最后一位發言博士的公司叫愛迪福,為什么叫愛迪福呢?我想是因為你們公司的英文名是Idea For Animal Feed,可是“愛迪?!边@個諧音只代表了公司名字的前半段,沒有全面表達你公司的英文名稱,還有,后半段為什么要用“For Animal Feed”呢,“For Animal Health”是不是更好?前面演講者的公司——“康普利德”這個名字起得更符合邏輯,康普利德就是公司英文名completed的諧音,完全的消化,不僅體內消化,還預先給你消化,讓營養吃干榨凈。邏輯體現在方方面面,不只是你的產品,邏輯好的人做任何事我們都覺得可靠。

我這樣信口開河,你們可能不以為然,覺得你有什么牛的?我確實沒什么,稍微愛學習而已。知識就是力量,不僅給我力量,也給所有人力量。全世界人都有個共同的理想,是想當官嗎?不是;是想有錢嗎?也不是;那是什么呢?全世界人們共同的追求都是要成為一個intellectual(知識分子),有知識的人受尊重,有知識的人能正確認識事物,能正確改造世界,讓世界更美好。我想一個高官可能不希望他兒子做官;一個巨富,不一定讓他兒子有錢,但是所有人,不管是窮還是富,不管是貴還是賤,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讀書,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知識。

知識是無止境的,需要用終生的時間去學習、去獲得。當然你們能夠在臺上講課,你們是比較有知識的,對于普通聽眾來說,你們的知識是足夠的,但是今天作為遼寧飼料協會會長,我希望你們的知識更精進、更精準、更有邏輯、更基礎堅實,同時也更有實踐。

那么你們提出的這些替抗方案,我也做一個簡略的點評。

你們覺得抗生素是有價值的,是有功績的。這一點很好,不能盲目否定抗生素,抗生素是人類的功臣,是我們的恩人?,F在抗生素濫用已經污染了環境、威脅到人的健康了,那么用什么來代替抗生素呢?你們有各自的思考。

你們還有一個共同的認識就是必須得環境好、干干凈凈才行。這是毫無疑問的,環境好、生物安全做得好,比任何方法都重要。

你們較為忽略的就是以疫苗為代表的主動免疫,免疫水平提高可能是比用其他的代替產品還更有效,但是人們對免疫還不完全認識,免疫水平過高也不好,我認為人免疫水平低才最舒服、最快樂。歐洲人、美國人吃了被沙門氏菌污染的蔬菜就死了,因為他們免疫水平太低了。中國人吃了就沒問題,要是印度人吃了更沒問題,因為我們的環境不夠衛生,身體里抗原抗體天天在打架,很多營養消耗在對抗病原微生物上,抗病力是強了,但是體能不如人家,所以誰健康,相對而言是身體抗體水平低的人健康。免疫水平低,平時不接觸病原微生物,所以人家跑得快、有力量,打籃球、踢足球什么都強。免疫水平高不好,所以用疫苗太多也不好。越是落后,越是貧窮、越是不衛生的國家疫苗用的越多。

用什么替代抗生素你們也有基本的共識,一個是酸化劑,一個是植物精油、香料等等,還有就是用很高濃度的金屬離子,比如氧化鋅。這三種方案你們剛剛介紹了其科學依據和實踐有效性,現在我重點來評述一下其局限性以使大家兼聽則明。

第一個方案就是用酸化劑代替抗生素。酸化劑在哪里殺菌?如果在胃腸里殺菌,我們何不把飼料做得更干凈?酸化劑需要讓胃內容物pH值降低到3.5甚至更低的水平,才能高效啟動胃蛋白酶原活化成胃蛋白酶,這會不會導致幽門提前開放縮短了胃消化,而且要想達到這么低的pH水平得加多少酸化劑?胃消化重要又不重要,因為它只是很初級的消化,營養物質消化吸收的90%不是在胃而是在腸,特別是在小腸,所以你要是為了提高胃消化力把胃中食糜過度酸化了,有可能破壞腸消化,是不是本末倒置?小腸的消化需要在中性甚至偏堿的環境中進行,你增加那么多外源性酸,食糜進入小腸怎會變成中性偏堿呢?如果不變中性偏堿,胰蛋白酶、糜蛋白酶、胰脂肪酶怎么會發揮消化作用?要想讓酸性食糜變成中性,怎么變?是靠膽汁中堿性的膽汁酸鹽來中和。膽汁從哪里來?靠肝臟代謝產生。為什么要生產膽汁?我們大量的壞損細胞、衰老的紅細胞都得吐故納新,不斷被肝臟代謝以膽汁的形式排出到小腸并通過消化道排到體外,我們即使不需要膽汁,我們也得排出去,這就是膽汁的來源。生命非常奇妙,膽汁它是個廢物,也是個寶物,堿性膽汁酸鹽排到十二指腸就把胃中的酸性食物變堿了,變堿了就能讓胰蛋白酶、糜蛋白酶、胰脂肪酶發揮作用,所以它是讓你的腸消化能力提高的環境條件創造者。這是正常的消化生理,可是你要加很多酸就需要很多膽汁了,需要膽汁太多了就加劇了肝的負擔,膽汁也需要物質來源,哪有那么多細胞可代謝呢?所以片面地增加外源酸可行嗎?不可行。

還有這個酸最好在胃里發揮作用,到小腸就不發揮作用,到后部腸段再讓它起酸化作用殺滅有害菌,這需要太復雜的一個包被工藝。要它在胃里馬上釋放酸,在小腸里包被又不釋放酸,然后再到大腸、結腸再打開釋放酸。其實我們身體有緩沖系統,這個緩沖系統決定了我們不可能讓我們的身體發生pH大范圍的變化。

不懂科學知識的人說:“你是酸性體質的,吃肉不好,應該多吃蔬菜,變成堿性體質?!边@樣的可能性很小,人是不可能隨便變酸變堿的,這就叫穩態,穩態是不可能變的。所以,一定要好好考慮酸的應用。

第二使用高濃度金屬離子代替抗生素,抑制病原微生物?,F在都說氧化鋅好,可是你們如果有20年以上從業經驗,你們就知道鋅在過去怎么能排得上號?(當然那時候的前提是允許使用多種抗生素品種)當時是高銅用得更廣泛,效果更好,銅離子多厲害呀,用銅后豬皮紅毛亮、不腹瀉、長得很快。但是我想,鋅和銅濃度高到能殺菌的水平,豬肯定是不舒服的。人誰敢吃這么高水平的鋅(為了控制腹瀉,仔豬斷奶后前兩周用量為2250ppm,2018年降低為目前的1600ppm,但從營養滿足的角度只需要110ppm就足夠),更何況還是給斷奶仔豬、小豬吃,相當于給嬰兒吃!所以這絕對不是一個科學的、理性的、安全的方法,還有如果抗生素能殘留,那這些金屬離子是更難消除的,永遠不能消除的,不是在排出的糞便里就是進入機體組織,對人類肯定是有危害的。

第三個替抗方案是用植物精油或香料,包括牛至油、百里香酚、肉桂醛。行不行呢?應該說這不是一個人類認識的進步,而是走老路。人類過去就是因為保存不了食物,防止食物發霉、變質肉變臭才開始用這些香料來殺菌、防腐和掩飾不良氣味的。所以,歐洲人現在圣誕節前后吃一種傳統的食物叫姜餅,姜餅在中世紀的時候只有貴族才能吃到,以至于現在人們過圣誕還送姜餅,就是在烤的糕點里放姜,那好吃嗎?不好吃。姜等東方香料有防霉、抗氧化、增加辛辣味道的作用,有錢人才用得起。那時候用姜、茴香、肉桂等香辛物抑菌讓食物不變質的確是個好辦法,可是這些東西遏制微生物的作用太弱了。直到抗生素橫空出世,才發現那些東西統統不太好使,現在不用抗生素了,又回過頭來找那些東西,所以大家應該知道這是人類抗菌進化已經走過的歷程。還有抗生素就像導彈,只打病原體,而這些東西就像化學武器,不管有害無害,對所有生命細胞都施加負面影響,本質上對人的生命有害。能遏制細菌、能遏制其它微生物的,對人類、對動物本身的機體細胞也是不利的。為什么我們要抗菌?兩害相較取其輕,與其讓疾病泛濫還不如讓機體受點損失。你們知道有個普遍的評價抗生素效果的指標就是讓腸壁變薄就是有效的。為什么腸壁變薄就有效?因為腸壁在正常環境條件下總是接觸病原微生物、接觸抗原,有過敏的免疫反應,所以正常腸壁總是有輕度炎癥,由于你遏制了病原微生物,炎癥消失了,腸壁變薄了;腸壁變薄了,腸絨毛中央乳糜管變寬了,營養吸收率就提高了。

讓我們的環境更好,提高飼料原料本身的安全性和清潔程度才是根本的禁用抗生素解決方案。而在這個過程中必須有過渡,你們的方案是兩害相較取其輕的權宜之計和過渡手段,這些手段都是有效的,現階段也是必要的,但似乎都不完美,各自帶有與生俱來的缺陷,使用時需加以注意。以上就是我的補充和建議。我就和大家分享這些,謝謝大家!


2018国产大陆天天弄,2018天天秀天天吃天天爱,2019 天天射干,2019天天爱天天拍,天天看天天拍天天谢,大香伊蕉最新视频